编程即修行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陕西省咸阳市汉成帝延陵,东北大约600米处有一座墓,埋葬的是西汉时期的班婕妤,当地人称“愁女坟”,大概是因为她是位失宠的愁女,晚年守着成帝陵,孤独终老。

话说班婕妤自幼秀色聪慧,有才有貌之人,汉成帝即位后,入选皇宫时是下等宫女(少使),不久就赐封“婕妤“,一开始很受汉成帝宠幸, 宛如盛夏里的团扇,” 出入君怀袖“。汉成帝还特地命人造一个较大的辇车,方便同车出行,却被班婕妤拒绝,理由是古画里,圣贤君主旁边坐的是名臣,亡国之君旁边坐的是妃子。你看,如此德才兼备的美女,还真是古今难得。王太后听了后,非常欣赏,对左右说” 古有樊姬,今有班婕妤“。樊姬何许人也? 春秋时代楚庄公的夫人,很贤惠, 辅佐楚庄王成为“春秋五霸”之一。

然而,汉成帝不是楚庄王。自从“体轻能为掌上舞”的赵飞燕入宫,班婕妤的命运180度大转变。 为了对付情敌,赵氏姐妹诬陷班婕妤参与”巫盎“案,班婕妤虽然据理辩驳,说服了成帝,但为了明哲保身,自请前往长信宫侍奉王太后。

夏去秋来,” 凉意夺炎热“,班婕妤犹如一把团扇,被汉成帝遗弃在长信宫,令人惋惜。假设赵飞燕先入宫得宠,而后班婕妤才入宫,汉成帝会不会最终喜欢上班婕妤呢?就像是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里的 文佳佳放弃先遇到的有钱人,选择了每天围着锅台转的穷人frank。对于班婕妤和赵飞燕,初见都是一见受宠型的美人。只是人性喜新厌旧,久处不厌实在是太难,更何况没有道德压力,唐明皇连儿媳妇都霸占,那时的皇帝抛弃旧爱应是习以为常吧。

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,哪里是这样啊。事实上是这些男人已经变心了,有钱的男人在外面找了新欢,没钱的男人还是回家抱老相好罢了。农药没有导致害虫的抗药性,而是筛选了有抗药性的害虫。 毛姆说的好啊“今年的我们已与去年不同,我们的爱人亦是如此。如果变化中的我们依旧爱着那个变化中的人,这可真是个令人欣喜的意外。”

乍见欢喜,久处就厌。这正是经济学上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。暧昧阶段的一对恋人,彼此之间非常有新鲜感,脑海里想念着对方,心里甜蜜蜜。在一起相处久了,到结婚时已经平平淡淡了。先恋爱后结婚的时代,”婚姻是爱情的坟墓”是现实的写照。这一规律还揭示了一点,男女相处的越久,越难成为恋人。这就是为什么泡学里强调及时升级关系,否则被困在友谊区。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还处于乍见之欢时,就以悲剧收场了。梁山伯与祝英台, 刘兰芝与焦仲卿,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克…….,莫不如此。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……”

评论一下

avatar
  Subscribe  
提醒